“全球自由联盟”打击中共的法理依据

Lyle Brady
2022年7月10日

“全球自由联盟”打击中共的法理依据

关键词:国际规则、威权世界、极权世界、自由世界、主动打击、预防性攻击、自由台湾、自由中国、中共罪行、超限生物武器战争、美国国内法、国际法、北约集体防卫条约、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规则的确立,以及自由世界的国际规则。

公元1500年以前的世界 区域大国规则的时代

在公元1500年以前,那时我们还没有发现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我们对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世界了解的也不多,世界处于彼此联系但又孤立的状态。亚洲以东亚的中国和南亚的印度为中心,他们的文明向其他地区辐射;欧洲是基督教文明,又分为东罗马正教文明和西罗马天主教文明;连接亚洲与欧洲的是伊斯兰文明,代表国家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欧洲、亚洲彼此的联系没有今天这样的密不可分,他们分别各自按照自己的文明特点独立发展。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横亘在欧亚大陆的中间,也阻碍了两大洲文化和商业的交流与往来,当时西欧的航海技术已经具备开赴新航线的条件,为了避开奥斯曼帝国对东西交通要道的控制,1492年哥伦布在西班牙女王的资助下开启了新航线的探索之路,拉开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序幕。人类历史也进入了新的篇章。

处于独立发展而又联系很少的亚欧大陆这个时候也是相对孤立的,他们彼此各不打扰,用自己的模式调节和指导各自国家之间交往的规则,比如中国自汉唐以来直到清代,一直用“朝贡体系”处理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中国作为天朝大国是中心国家,周边各国为天朝的藩属国,藩属国向天朝纳贡,天朝册封和赏赐藩属国,这是一种不平等的由上而下的外交关系。

1500年以前的世界因为彼此各自孤立的发展,所以这还不是一个全球化的国际规则的时代,大国的外交理念和规则在各自区域里就是他们区域里各个国家共同遵守的规则,这是一个区域大国规则的时期。

欧洲的古罗马是地中海区域的大国强国,中国的汉唐、明清是东亚区域的大国强国,他们的外交思想和规则就是他们所在区域的外交思想和规则。

公元1500年以后的世界 全球化国际规则的时代

以1492年哥伦布为开端,标志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我们由此进入了近代文明史时期,撒哈拉以南、美洲大陆、澳洲大陆相继被我们征服,这个时候我们才真正了解我们这颗星球上所有大陆和海洋。

其实,全球化是从1500年以后开始的,1500年以后地理大发现和航海技术的提高,西欧各国先后开拓和移民美洲、澳洲和其他大陆,全球化的联系从此也就密不可分了,世界因此进入了全球化的时代。

全球化时代需要全球化的国际规则。

西班牙、葡萄牙殖民时期,这两个伊比利亚半岛的国家是国际化最早的开拓者,通过麦哲伦完成人类第一次环球旅行和探险,这两个国家在全球各地建立了基地,他们征服了全部中北美洲和南美洲,非洲、亚洲的部分地区,比如菲律宾、台湾、印尼、印度沿岸。

荷兰、英法殖民时期,这三个国家加入,北美、澳洲和大洋各个海岛也纳入了殖民范围,至此地球上除了南极洲,没有我们人类不能征服的地方了,我们才进入了真正的全球化时代。

西班牙、荷兰、英法四个国家在全球化的初步阶段彼此间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碰撞和竞争,先是西班牙退出了竞争,再后来荷兰又退出了,最后是法国退出竞争,英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英国成为胜利者并不意味着英国就是全球化时期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后来者、挑战者很多,俄国、德国就表示不服,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尤其是德国表面被打败了,但心理上并不服气。

没过多久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这次是孤注一掷向全世界挑战,这一次向全世界挑战的还有亚洲的日本,直至被英美为主的同盟国家彻底击败,德国与日本的战争罪行才在战后得以彻底清除,这两个国家才重新走上正常国家的轨道。

1991年随着苏联的解体,标志着又一个强大的帝国在与英美体系的竞争中落败,英美体系的国际规则在竞争中又一次胜出。

英美体系的国际规则在一次次的竞争中胜出,成为全球化国际规则的标准。

为什么胜出的总是英美体系的国际规则?

澳大利亚籍华人杨小凯,他不仅是知名的经济学家,也是深刻的思想家,他曾总结过英美体系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特别以英国为例,他说,英国在与西班牙、荷兰及法国的竞争中胜出是因为三个原因:1、宪政体制;2、私人产权;3、自由贸易。他还进一步指出制度才是英国胜出的最终原因,而信仰才是制度的第一因。

杨小凯总结的这三点优势,其实背后都与“自由”的因素紧密相连,宪政体制体现了权力制约的原则,保障了人的自由不受公共权力的伤害,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是自由权利的基本条件,自由贸易的规则保护了生产交换中的自由和平等,由这三点优势建构的制度才是英美体系的精华,建构制度的前提又是因为信仰的自由,总之,英美体系所构建的国际规则和自由息息相关。

无论是早期的西班牙、法国,以及后来的德国、俄国及苏联,还有日本,他们在某一方面都不能保障人的基本自由,因此在与英国竞争时,自由因素起到了关键性决定性的作用,早期的西班牙和法国都是集权体制,公共权力不受制约,私人产权不受保护,王权可以决定一切,商业为了上层权力服务,消费大于生产,消费不为大众服务,生产就不会有质的变化,就不会产生工业革命与产业革命。后起之秀的德国、日本虽然紧跟工业革命的潮流,但是公共权力和个人权利的关系也没有处理好,自由也不会得到普遍的保证,所以在竞争中同样落败了。

再后来的苏俄共产主义体系、德国纳粹主义体系也是集权体制的一次更为极端的运作模式,这类极端的集权体制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极权世界,他们在与英美体系的竞争中仍然没有摆脱失败的命运。

荷兰在与英国的竞争中退出,自由贸易也是荷兰的立国之本,但他们没有产生工业革命与产业革命,这是他们落败的主要原因。

美国是英国体系的继承者和发扬者,“自由”的价值和内涵得以发扬光大,今天国际规则的主导体系来自于英美国家。

今天的国际规则来源于二战结束时确立的雅尔塔体系,该体系是以《大西洋宪章》为指引,以《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宪章》为法理依据组建的联合国组织,由联合国负责处理国际社会的重大事项和具体问题。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些结论:

1、自由世界的概念,这个体系是保护个人自由与权利的体系,人不是工具,人是一切的目的。

2、极权世界与威权世界,这个体系是保证权力最高者通吃一切的体系,人不是目的,人是权力的工具。威权世界的极端就是极权世界,目前还在奉行共产主义和列宁组织的中共就是极权世界的代表。

全球化国际规则一直是自由世界与威权世界(极权世界)竞争的过程,也是自由世界不断胜出的过程。

现有的国际规则就是自由世界的国际规则

历史证明,在同一规则中发生的竞争,竞争者之间是可以通过协商、妥协、互惠的方式达成和解,竞争者之间在此基础上可以达到双赢和共同成长的局面。比如过去的日本与美国之间的广场协议,现在澳大利亚采购美国核潜艇而对法国的赔付。

而不同规则之间发生的竞争,竞争者之间无一例外的最后都走向了战争,采用武力这个最后的手段作为解决之道,通过战争来确立谁是国际规则标准的制定者。无论是30年战争后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还是拿破仑战争后的维也纳体系,抑或一次大战之后的凡尔赛体系,到现在二次大战之后的雅尔塔体系,没有一个体系和规则不是经过战争之后制定出来的。

《圣经•旧约•传道书》里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黑格尔也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

当新的极权世界集结起来向自由世界的国际规则挑战时,新的战争已经来临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为这场关乎人类自由命运的战争做好全部的准备,包括战前、战时和战后的各项工作,我们必须全心全力全意应对极权世界的所有挑战,自由必须战胜奴役,这是我们的使命!

中共挑战和破坏国际规则,企图取代现有的国际规则

中共国作为后发国家崛起于世界的过程

中共是共产国际的远东支部,是一个纯粹的列宁式组织,最早依附于孙中山按照苏俄模式改组的国民党,后来与国民党分道扬镳,借助抗日战争的间隙发展壮大了自己,抗日战争后,借助苏联的支持,欺骗了美国,分化了国民党,利用了其他的民主党派,开出空头支票向全国人民许诺,在1949年抢夺了大陆的合法政权。1979年在中共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选择了投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用“韬光养晦”的办法再次欺骗了美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是中共国真正腾飞的时刻,短短不到20年,中共国一举超越西方若干个大国,成为今天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

中共国在成为世界第二以后,立马露出了凶狠的獠牙,到今天其本质已经暴露无遗。这一切都是列宁式组织邪恶的本性决定的。

今天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共是一个集皇权专制、列宁式组织于一身的独裁国家,成为极权世界对自由世界最大的挑战者和威胁者。

中共挑战和破坏二战以后美国主导的雅尔塔体系是蓄谋已久的,从1950年的以志愿军名义出兵支持朝鲜侵略韩国开始,到支持越南共产党、柬埔寨红色高棉、印尼共产党、缅甸共产党…,中共从没有停止对国际规则的破坏。1979年后,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中共名义上支持西方,并加入了西方体系,但暗中一直支持俄罗斯、朝鲜、伊朗、叙利亚、利比亚、南联盟、苏丹、委内瑞拉…等一切独裁专制国家,中共国利用与西方的贸易顺差获得了大量资金反哺这些被国际社会制裁的专制国家。

在习近平主政的2012年以后,习抛弃了前几任中共党魁奉行的“韬光养晦”的政策,战狼式外交摆上了台面,从暗中破坏国际规则走向了明面的挑战国际规则。

2022年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之时,习近平与普京正式结盟,中俄军事同盟自此形成。普京在2月24日发动侵略乌克兰的战争,标志着中俄共同挑战国际规则,重新塑造符合中俄利益新的世界秩序的开始。也是极权世界对自由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和破坏。

中俄结盟,尤其是中共国蓄谋已久的布局和长期渗透,这一次自由世界遇到的挑战和威胁是史无前例的。

中共围点打援的手段有很多,不仅是在地缘政治上的,还有在舆论战、法理战、认知战、产业链上的围点打援。

中共用切香肠的方式,还有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一点点蚕食自由世界,逐渐缩小包围圈,最后是成功围堵自由世界的领导者~美国,然后再决胜一击,干掉美国,占领美国,战争根本无法避免,中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这才是中共的终极目标。可以参照《路德社》直播节目讲解的中共国南部战区广东省军区内部会议讲话的详细内容,阅读路德智库对获取讲话内容的详细分析。

中共国还在用自己擅长的“以时间换空间”的持久战方式,能伸能屈的迂回曲折战术,反复拉扯和消耗自由世界的精力,企图造成他们的心力衰竭,慢慢接受中共国的非法要求,让自由世界接受既成事实。

俄罗斯过去在格鲁吉亚分裂南奥塞梯、在乌克兰分裂克里米亚,他们都是以“公投的名义”加入俄罗斯,从而形成其加入俄罗斯的法理依据,造成让国际社会不得不接受的既成事实。

中共国在香港强行推行《国安法》,也是以法理的基础造成香港的既成事实。最近中共国无视《国际海洋法》对领海面积的规定,公然单方面宣布台湾海峡是中共国的全部领海,试图用中共的国内法强行霸占全部台湾海峡,以此控制国际的重要海域,目的更是将美国排挤出亚太地区。

中共国在挑战国际规则时,还试图将其内政延伸到国际社会中,企图让其内政外交化,并让内政外交化形成国际社会承认的法理。

中俄联手最终目的是取代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的国际规则,建立他们的极权世界的国际规则,用奴役和暴力取代自由和平等,用极权世界的恶法取代自由世界的良法。

自由世界组成“全球自由联盟”打击中共的法理依据

鉴于自由世界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敌人,极权世界已经做好了打击和歼灭自由世界重要国家的各种准备,他们现在是明招暗招一起来,自由世界应提前做好各种准备,以应对他们的冲击和破坏。

中俄善用强盗、流氓和无赖的方法将自由世界的某些地方据为己有,然后使其成为自由世界不得不接受的法理和规则,他们以这种方式蚕食和剥夺自由世界的合法权益,把他们的规则强制为国际社会不得不认可的法律。

他们用这样的手段不断蚕食自由世界,这也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慢性屠杀方式,让自由世界在毫无觉察中慢慢损耗自己,自由世界如果不主动出击,以为他们不会动摇和损害你们的肌体时,他们就像癌细胞一样,完全吞噬了你的一切健康细胞,直至你的死亡。

极权世界里最大的两个国家是中俄,然后是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古巴这些小弟,中共又因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完备的产业链,是极权世界里真正的超级霸主,“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预破解和消除极权世界对全人类的危害,必须先除掉中共这颗毒瘤。

自由世界现在必须主动出击,才可以避免被中共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蚕食和消灭。根据中共自1949年以来在国内和国际上所犯下的全部罪行,找出其犯罪的所有法理依据,为其进行有罪推定,为主动打击和消灭中共提供正义、道义以及合法的依据。

1840年的中英鸦片战争,准确的说是中英贸易战争,在著名学者茅海建的《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一书披露,鸦片只占当时中英贸易的一部分,中英是因为贸易规则的冲突发生战争的,自由贸易是英国的立国基础,大清是农业国家,所有对外贸易必须由广州十三行代理政府垄断所有生意,十三行与当地政府合伙,任意勒索盘剥所有外商,清政府名义上借口禁烟,实际上是搞一刀切,对所有外商和货物实行更为严厉的管控和收刮。就连后期谢晋导演的电影《鸦片战争》里也对英国发动对华战争有所反思,片中有一段维多利亚女王和外交大臣巴麦尊的对话,这种反思并没有站在中方一边,反思是客观而又深刻的,女王说,中国烧毁了一些鸦片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处理鸦片贸易这件事,直接破坏了自由贸易的规则,没有了自由贸易也就没有了大英帝国。

我们反观中国近代史,中国每一项屈辱的不平等条约,都是因为中外双方规则之间的直接碰撞,最后不得不诉诸武力解决,大清的规则与现代社会的规则是格格不入的,每次都是大清耍赖,然后挑起事端,动用武力,英法等国家再派兵与大清开战解决矛盾。这里除了与俄国、日本的冲突以外,与其他国家的战争基本遵循着这个规律。

在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中共的整体实力、民意和能力是大清远远不能相比的,大清挑起事端以后,英法等国可以快速轻松的解决好。自由世界今天面对的是中俄联盟的强大对手,自由世界如果再幻想像以往对付大清那样,等着中共先来挑衅和开战,然后再出兵制止中共,将无异于坐以待毙。

自由世界应采取积极态度,由被动防守变为主动打击,最低的要求是学习以色列,实行预防性攻击策略。

中共国的超限战战略,其中制造超限生物武器是其超限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早在2019年武汉世界军运会期间进行了密不示人的实验和释放,直到2020年1月在中国全面爆发,中共掩盖病毒真相并欺骗全世界人民,说这就像一场普通的流感,结果造成了病毒在全世界的大爆发。截至到6月26日,该病毒已经让全世界超过5.4亿人感染,超过632万人死亡,其中美国感染病例达到8800多万人,超过100万人死亡。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已经攻陷了美国本土,香港大学病毒学、医学专家闫丽梦博士的三份报告已经充分的论证了中共制造超级生物武器的事实,还有大量的中共军队发展超限生物武器的论文和应用案例被揭露出来,证明了中共国已经向全世界秘密发动了超限生物武器战争。

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应向全世界宣布中共国在全球秘密发动了超限生物武器战争,必须对中共国实施全面制裁和打击,定义中共为“全世界的公敌”、“人类的公害”……

美国可以率先依据国内法宣布中共国对美国实施了超限生物武器的恐怖攻击,依据国土安全法、反恐法、其他政令……,国土安全部可以在原卫生事务办公室的基础上再成立一个与该办公室并行独立的反超限生物武器办公室,专门负责反超限生物武器的应对工作。

联合军事同盟共同打击中共,宣布中共国对全世界秘密发动表现生物武器战争,依据国际法中的战争罪和北约集体防卫第五条款,对盟国的攻击等同于对全体同盟的攻击,北约对中共国实施集体打击……

以新疆集中营为案例,宣布中共犯有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依据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依据国际法中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美国与自由世界的其他国家,北约各国、欧盟各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组建全球自由联盟,与极权世界决战到底,直至消灭中共与俄罗斯。

自由台湾、自由中国和自由世界。

台湾人民一定不要偏安一隅,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孤立的过着岁月静好的日子。台湾人民需清醒认识到中华民国不仅仅是台湾人的,更是全体中国人的,台湾人和大陆人都需要有使命意识和担当,这就是自由世界不能没有自由台湾和自由中国,我们华人都应为自由世界贡献我们自由台湾和自由中国的力量。

遥想1949年11月,刚刚到达台湾的著名学者胡适先生、雷震先生与殷海光先生创办了《自由中国》杂志,在当时的国民党威权统治下,该杂志在台湾的言论市场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几乎是台湾当时唯一抗争威权统治的自由声音,1960年因为殷海光的社论《大江东流挡不住》,当局以涉嫌叛乱的罪名迫使该杂志停刊。

1979年10月,施明德、吕秀莲、许信良、林义雄等人接过《自由中国》的接力棒,创办了代表本岛自由精神的《美丽岛》杂志,当年12月10日《美丽岛杂志》在高雄市举办纪念世界人权日的群众大会,台湾宪警暴力镇压了参与集会的群众,引发美丽岛事件;社务人员多数被捕、以军法判处重刑,杂志社也因此遭查封。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从威权走向自由民主的开端,没有美丽岛事件就没有今天台湾的民主转型。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此事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文化上都产生剧烈影响。在尚未开放党禁的1980年代,美丽岛案让党外人士更加团结和奋力去争取民主自由,在之后的选举逐渐获得更多台湾人民的支持。党外人士就不顾被镇压的危险成立了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就是现在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美丽岛》杂志的主创人员都是民进党的核心人员。

从1949年的《自由中国》杂志到1979年代表本岛自由精神的《美丽岛》杂志,再到1996年,中华民国实行总统大选,台湾首次直选总统,数十年来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努力的目标民主、人权、自由等价值终于有了基础,推动台湾社会从威权独裁的时代,迈向民主化时代。

今天,台湾人民正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威胁与挑战,这是比当年国民党威权政府更加邪恶和危险的共产党极权政府。我们有理由相信,台湾人不仅可以弘扬美丽岛的自由精神,还会延续《自由中国》未尽的精神,把自由台湾扩展到自由中国。

自由世界需要自由中国,自由中国始于自由台湾。

台湾必须主动应战:

1、以中华民国的合法名义向联合国索回在1971年联合国大会上失去的合法权利,即恢复联合国创始国的合法席位;

2、追索中共在1949年以暴力夺取在大陆的政府合法权;

3、追溯联合国大会第498号决议认定中共在朝鲜战争是侵略国家的决定;

4、公布1949年中共篡政以来至今在各项政治迫害运动中所犯下的罪行;

5、宣布自1949年以来至今中共对亚洲各国输出革命的破坏后果;

6、发布自1979年至今中共改革开发后对世界各国的腐蚀、渗透、胁迫和干扰;

7、披露中共在经济领域里严重侵犯人权的行径,比如强迫劳动、拖欠民工工资,P2P、债券、基金、股市、银行存款等各类收割和诈骗行为;

8、追查2020年初武汉病毒的真相、以及各类超限战争对全世界人民所犯下的罪恶。

这将是自由世界和极权世界的一次总决战,我们将告诉自由世界:渴望自由、热爱自由、珍视自由的中国人来了,这就是自由的台湾、这就是自由的中国,我们将始终站在与极权世界对决的第一线,自由必胜!自由永远!

最后我们引用温斯顿•丘吉尔当年在自由世界陷入至暗时刻的演讲,献给所有为自由而战斗不息的人们:

“即使现在,欧罗巴的大片领土和许多历史悠久而著名的国家已经,或即将沦陷于盖世太保和纳粹可憎机器的控制之中,我们也绝不会轻言放弃或失败。我们要坚持到最后。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作战,我们将以越来越强大的信心和实力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岛屿,无论代价如何。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将在登陆地上战斗,我们将在田野和街道上战斗,我们将在山丘上战斗;我们决不投降!以及…尽管我一刻也不相信,这座岛屿或它的大部分地区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那么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在皇家舰队的武装护卫下,将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合适的时刻,以其所有的力量,站出来拯救并解放这个旧世界!”

Comments
Powered by Waline v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