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為首的中共發動人民戰爭解析

Lyle Brady
2022年6月9日

習為首的中共發動人民戰爭解析

全國戰爭總動員

2022年5月14日路德社公布中共廣東省轉入戰時狀態/常委擴大會議的內部機密會議現場記錄,也揭開了中共在習近平領導密謀和準備發動對全世界的新人民戰爭新戰略和新戰術的秘密。

關鍵詞:人民戰爭,對中共來說,就是用全中國人民和所有華人的生命,財產和資源作為戰爭的工具和武器來發動的戰爭。

對被攻擊方來說,就是對方人民的生命,財產和擁有的一起作為戰爭打擊的目標和戰果來牽製對方,恐嚇和脅迫對方認輸的戰爭。

簡述

廣東省轉入戰時狀態就是執行習為首的中共高層為戰爭全面備戰的全國動員令。這個動員令對整個廣東省是一個危險的,甚至犧牲全省人民財產的催命符。在整個內部會議記錄中,很明顯廣東省所有的軍民和資源只是作為主戰場的輔助補給,來支援和保障中共在戰略決勝主戰場的獲勝。也就是意味著,為了保證主戰場和戰略勝利。習在動員和提前命令廣東省除了傾全省所有的資源,人力和物力為主戰場做貢獻以外。同時要做好在關鍵時刻為了總目標,總戰略的勝利,做好犧牲全省的人民和資源的準備。以廣東省在中共國第一經濟和第一人口的實力大省都要為習的戰略做出犧牲。很顯然這個主戰場和戰略絕對不只是臺灣,目標直指美國和整個太平洋地區。而這個戰爭總動員令就是包括廣東省在內所有中國人的犧牲令。習和中共已經為了對抗美國,做好犧牲全中國人民和財產的準備。來保證人民戰爭到最後全中國人民的生命和財產都可以作為武器來和美國西方世界的世界大戰。這是超越了西方國家對世界大戰認知的超限戰術,但是西方並沒有完整意識到這是他們面對中共新戰爭模式最大的軟肋。

前期來源

人民戰爭是中共第一代以毛為首的領導集團的製勝法寶[1-3],雖然毛澤東的很多政策和做法在中共各個時期都有被質疑,甚至被反對。包括文革後,對毛政策的批判和所謂的各級官員和黨員平反。但是包括被毛迫害過(包括習全家)和毛殘害過的中共各大家族和高層,都有一個共識:毛所倡導的人民戰爭是中共最大的法寶,毛在對內對外的各種沖突中都能獲勝,並獲得更大的權利和威嚴都是由於對人民戰爭如火純青的運用。[4,5] 所以現階段以習為首的中共集團仍然會繼承毛的人民戰爭概念,並根據現階段狀態對內對外開始擴大化應用,包括中共現階段的抗疫清零政策就是人民戰爭模式對內運用的模板。[6-8]

正文

在中共的人民戰爭中,對中共來說最核心和最基本的工作就是如何欺騙,綁架和威脅所有中國人成為中共發動人民戰爭的工具和武器。所以,在中共建黨,搞運動百年歷史上。在戰爭和鬥爭前期的人民動員就是最關鍵的組成,也可以說,通過中共開展的動員令和動員規模就可以提前預見到中共未來對內,對外的戰爭規模和目標。2020年2月習就開展了病毒全國動員講話,也就有了至今中共在全中國國內抗議清零的政策和清理異己的運動。[9] 那麽此次廣東省透露出來的習發出的全國動員令也就意味著,習在準備一場需要裹挾所有中國人參與的戰爭。那麽這場戰爭就不會局限在臺海和南海。習的攻擊目標需要習集中全中國的力量去打擊,同時要聯合整個俄羅斯和其邪惡盟友,那麽這個目標只可能是美國及其盟友的整個西方體系。 這次內部廣東省機密會議是傳達來自中共最高層,也就是習的國家動員令。根據中共自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動員法》,第八條和第九條。「國家的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遭受威脅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依照憲法和有關法律的規定,決定全國總動員或者局部動員。國家主席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發布動員令。  第九條 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共同領導全國的國防動員工作,製定國防動員工作的方針、政策和法規,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實施全國總動員或者局部動員的議案,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和國家主席發布的動員令,組織國防動員的實施。  國家的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遭受直接威脅必須立即采取應對措施時,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可以根據應急處置的需要,采取本法規定的必要的國防動員措施,同時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10] 那麽這個國家動員令就是直接來自於習的最高命令,也就是傳達的所有決議是來自習的親自部署,同時這裏的指揮部是直接向習匯報,並且未來直接是受習指揮。

在這個國家動員令上我們可以分析出此會議透露出來的是一個邪惡和龐大的戰爭陰謀,一個習想要發動新超限的世界級別大戰。這個戰爭計劃會對顛覆現有世界秩序為目的的,那麽對整個人類和中華民族的都會產生巨大危害,甚至威脅整個人類的生存。在會議開始時,就明確指出廣東省戰時轉換就是習發出動員令的具體任務之一。這次會議是在廣東省軍隊和地方所有高層在習發出動員令後,具體執行措施的討論和分配任務。會議通過後,這也是廣東省向習為首的中共高層提交的工作報告,也就意味著廣東省已經在習的人民戰爭策略下徹底的變成了戰爭機器和工具。此外,廣東在接到動員令後就迅速成立軍地聯合指揮部黨委,說明廣東省地方政府已經放棄原來的政府方式運作,一切變成準軍事化的運作。包括後面各部位的明細分工都可以看出,所有的政府和相關企業都成為準軍事單位而進行轉換。這對廣東的經濟,產業,科技企業,人民的生命財產和整個港澳地區都是災難和毀滅性的打擊。

首先在經濟上,這個動員令具體措施就是針對廣東省最強的經濟,商業和科技優勢進行軍事轉換和收編。而廣東省作為中國工商業最發的大省,在接受了動員令並開啟從平時向戰時轉化的措施後,也就是廣東省已經按照習的中共中央的指示做好了犧牲所有經濟,企業,科技和民生資源來為戰爭服務的準備。在其會議中所述「二,統籌做好戰略決勝動員準備」和「三,突出轉化新域新質資源潛力,要著眼有效彌補部隊薄弱,堅持把科技動員擺到動員支前準備的突出位置來抓,由省軍區會同相關行業主管部門,進一步深挖轉化、偵察預警、網絡攻防、搜救、跨海投送等,決戰急需的新域新質資源潛力,確保極優資源,保障戰略決勝。」 其中核心價值,就是暗示現階段的中共軍隊的力量和資源已經遠遠無法滿足中共習既定新戰略的需求。人力上,中共國其實是有足夠的兵源可以征用和調動,那麽廣東省最大的可利用優勢就是其經濟,企業和行業人才技術資源。既然已經說到戰略決勝,也就是說此動員令是無限製範圍的全面動員。而且在第三點,明確說出新領域,新高品質,特別提到了科技動員放在支前的突出準備。也就是意味著,在這次廣東省戰時轉換中,大量的高科技企業,高技術,高價值的企業不在以經濟和發展為主,被收編成為中共軍事或準軍事化的單位。這就導致廣東省優勢的高產值和稅收的企業,不但不能再創造經濟價值,而且要為中共的新戰爭輸血和付出。簡單的說,在這種戰時轉換中,習中共已經下定了對廣東省經濟殺雞取卵的政策,基本上明確放棄了廣東省的經濟和發展,廣東省老百姓的民生自然也就被放棄。此外,2021年廣東省的GDP中國第一,超過12萬億人民幣,遠超中共國所有軍隊的1.3萬億的2021年開支。這對普通備戰是非常不合理的,即使是臺海,南海開戰,也不需要犧牲整個廣東的經濟來只是做戰爭輔助。那麽這次需要整個廣東願意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那麽主戰場和整個戰爭的開銷就是遠超十萬億人民幣的天文數字,戰爭規模將遠超俄烏戰爭。

其次對廣東省的科技產業和企業也是毀滅性,俄烏戰爭已經顯示。一旦企業和行業將自己的產品和技術提供給軍事侵略者,或者成為侵略武器和資源之一。西方的技術,權限,知識產權,設備,材料還有市場各個方面必然給予製裁和打擊。這對高科技和以高技術為主的企業和產業是釜底抽薪般的打擊,基本上會導致整個企業和行業逐漸被淘汰出世界產業鏈。而且,廣東省很多高科技企業都是依靠外資投資,國外市場,海外技術支持和為海外代工的企業。一旦被動員和戰時轉換,那麽自然就逼迫這些外資,海外技術和外國公司脫離廣東產業。也同時切斷了和放棄了未來外資註入和海外技術的引進。這個動員令提到」要有針對性的出臺戰時政策措施,鼓勵引導和支持,列入「新域新質潛力資源」名錄的,高精特新企業轉產擴產「。 就是要求所有廣東的高技術行業,產業,企業徹底放棄未來的正常發展,全面服務於中共習的某個戰爭和戰略決勝。而且作為世界工廠為名的中共國,廣東省建立龐大的產業和供應鏈優勢。在這個動員令看來就是可以武器化和準軍事化的籌碼來備戰。但是也意味著廣東省已經決定為了配合習的戰爭和戰略決勝,徹底放棄廣東的產業未來和企業未來。比如會議中提到「當務之急,重中之重的是,根據黨中央部署,按照保生產、保動員、保打贏的要求,科學統籌,有力有序的組織生產、轉產、擴產,穩定生產。」因為這個動員令就是強令要求廣東省這些行業,企業全面生產付出,中共全面控製只管征收資源,而不會給與任何的補償。廣東的科技產業就如同中共的血庫,中共只抽血不補充,那麽整個廣東四十年建立起來產業和行業只會越來越弱,直至被抽幹被拋棄。

再者,同樣這對是中國第一人口大省的廣東省所有老百姓也是災難性的。其中,正如前面所說的整個廣東經濟和產業被逐漸軍事化的必然削弱和崩潰,一定會造成老百姓大量失業,衣食堪憂,生計受到威脅的地步。同時,會議中專門提出「要綜合運用政治、經濟、行政、法律等手段,指導幫助省屬企業、重點民營企業留住工人,穩定生產。與此同時,還要著眼有效防止和化解資源斷供,產業斷鏈的風險,多措並舉做好動員與反動員,域內動員和海外動員的工作,確保重要戰略物資供給安全。」 就是專門對廣東省勞動力在內的人口掌控和奴役方案。簡單的說就是新疆強迫勞動的方案已經開始在廣東省推廣了。這將對廣東省自由的人員進行嚴控,必須為軍事化生產工作。甚至還要欺騙和哄騙海外的華人來廣東,成為其強迫勞動力的一部分。廣東省的企業,產業都為戰爭和軍事任務服務,必然需要大量的人力來超負荷工作,但是很少能保障生存要求。動員令背後的意味就是要廣東省的老百姓大量的付出和逼迫式的工作,不可以拒絕和不配合。老百姓面對這種動員和轉入軍事化狀態後,就必定會出現大量勞動力逃離,不堪壓迫和被逼加入這些準軍事化的企業工作。中共為了應對這種局面,就必然會把新疆的強迫勞動的解決方案用到廣東省,保證在戰時和緊急狀態下保證足夠的勞動力和人質。而且這裏面可以看出中共綁架老百姓作為戰爭炮灰和犧牲品已經準備好了逐層遞進的方案:

  • 政治宣傳,用洗腦來哄騙老百姓為他們工作,
  • 經濟手段,金錢誘騙有技術的人貪財來為他們工作,
  • 利用行政手段恐嚇老百姓為他們工作,
  • 利用法律暴力手段,綁架和抓捕迫害手段逼迫老百姓聽話,為他們工作。
  • 還有更高等級就是中共應急管理部,通過抗疫等口號,對老百姓進行綁架和脅迫為中共工作。

這基本上是反人類和反人權獨裁統治的再次體現,這也說明習的這次動員令已經毫無顧忌的撕下面皮,把新疆的反人類罪行推廣到了廣東和全國,讓所有人為其戰略目標犧牲。

其中,還要註意的一點。在整個廣東省戰時轉入會議中多次提到「高度關註自身防衛問題」,」按照一手保前線,一手抓穩定的思路,從嚴從緊,搞好社會防控,啟動黨政軍警民聯防聯控機製,和戰時管控特別措施,把前些年新冠疫情防控的經驗做法,轉化為戰時社會防控的舉措,確保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有序,社會大局穩定」。這裏的自身防衛,人民群眾有序,社會穩定,不僅是指受到外部攻擊和間諜破壞,更多是提醒各權力機關做好對老百姓的嚴格控製和鎮壓。如前所述,整個廣東省的經濟,企業,產業,海上船只資源和各方面都會被強力征用為軍事化,很多老百姓就是失業,失去收入和基本生活保障。加上很多有思考的人,不願被愚弄,被迫害的和被中共綁架的底層人民,很可能忍受不下出現抗議,示威甚至反抗活動。這些中共都很了解,在這個階段一定會出現很多黨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情況。特別是在廣東,由於對外民間交流由來已久,廣東一直是反對北京集權的運動發源地。這一點,中共和習在開始指定戰略時就做好了應對暴力手段。這裏的防衛和從嚴從緊就是在逼迫老百姓,壓榨老百姓後,還讓老百姓不能反抗。這個習發出的動員令就是廣東省所有老百姓的災難和浩劫。

總結

這次廣東省轉入戰時狀態不光是綁架廣東省的經濟,產業,科技和人民生命財產做為這次動員令的主要目標。也暗示著整個廣東省及其周邊都會成為習總戰略的籌碼之一,甚至習已經有預案通過自毀整個廣東省成為習戰略決勝時,拖延美軍的重要手段之一。但這將是包括廣東在內,整個中國東南各省人民和地區的滅頂之災。

引用

Comments
Powered by Waline v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