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人民戰爭

胖魚
2022年6月9日

理解人民戰爭

「人民」在中共的定義裏並不是簡單指代「人」,「國民」,「公民」或者「平民」的概念。 「國民」或「公民」是來自西方民主思潮下的對一個國家內的人的定義,這個帶有民主思想,允許個體在法律範圍內擁有自由,擁有公民責任的概念是中共不接受的。

在中共的概念裏,「人民」是一個政治詞匯。 「人民」被賦予了階級的政治含義,「人民」是統治階級的對立面,或者說「人民」是一切反對共產主義的對立面。列寧曾經說過:「人民是能夠把革命進行到底的一定成分」。在中共的發展中,被包括在「人民」這個群體中的各類人群不斷增加,毛澤東曾經提出「人民」是「除了工人,農民和城市小資產意外以外,還要加上一切其他階級中願意參加民族革命的分子」。但無論「人民」包括了誰,「人民」的本質一直都是中共組織體系裏一的一個組成部分。也就是說「人民」這個角色是要為黨做貢獻的。

既然」人民「是一個政治角色,那麽」人民「就有自己的政治義務,那就是擁護共產黨。通過聽黨話跟黨走這樣的方式擁護。中共國的五星紅旗就是」人民「擁護黨的體現。中共治下只允許有「人民」,不允許有人。當一個人的表現脫離了「人民」的範疇,那麽他不再是「人民」,而是站在「人民」對立面的敵人,是一個需要被鬥爭被批判的敵人。

中共向來非常看重「人民,毛澤東早早提出「為人民服務」,人們廣義以為這是對生活在這個國家裏人們好,這是對中共政治思想大錯特錯的理解。

共產黨通過服務「人民」這個政治團體服務,來增加黨的利益,提升黨的自身實力。例如中共支持民營企業,中共不是為了這些民營企業的老板或者員工個人利益,而是中共是通過服務於」人民「這個屬於自己組織內一個團體來壯大自己。說白了「為人民服務」就是為中共自己牟利,與老百姓沒有任何關系。

那中共到底是如何理解」人民「這個政治群體對他們的重要性呢? 」戰爭偉力之最深厚根源「毛澤東在《民兵是勝利之本》中提到這個概念。 」廣泛的熱烈的政治動員,這樣,要幾百萬人當兵都是容易的....動員了人民,財政也不成問題,豈有如此廣土眾民的國家而患財窮之理「?對於「人民」的重要性,習近平也說過「人民」是黨力量黨源泉,是關乎黨生死的重要。

從什麽是「人民」,「人民」在中共組織中的重要性,我們不難看出,中共的生死很大程度上是依托在「人民」上的。他們的是寄托在「人民」身上的寄生黨。

中共是一個極其嚴密的龐大組織。只要被中共劃入其政治概念範圍內的任何個體,都是其組織的一部分,無論這個個體人在哪裏,是什麽樣的人,自己是否有意願成為組織的一部分都不重要,他們必須是。否則就是站在的黨和「人民」的對立面。是一個要被消滅要被鬥爭的個體。

要求被劃入「人民」範疇內的個體必須擁護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這主要因為每個個體骨子裏都有獨立的意誌以及對自由的天然向往。成為「人民」其實是在消滅每個人內在的獨立。要是保證「人民」民心不散,就必須長期大量洗腦,同時不斷用恐懼威脅每個人,讓每個人在恐懼的籠罩和洗腦後失去自我的情況下,自覺或被迫的站在「人民」的隊伍裏。這樣表面看似「人民」隊伍甚是龐大,但實際上在維持「人民」上的大量消耗中共國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即便如此大部分的人,尤其是今天,「人民」是對擁護黨消極怠慢的。所以動員就格外的重要,中共必須讓「人民」為了中共的政治利益赴湯蹈火是決定中共勝利與否的根本。

另外,「人民」雖然是一個政治概念,但是「人民」一詞在中共國從來不明確想他們的「人民」表明其定義。絕大部分中共的「人民」都以為這個詞就是代表人,代表每個人的根本利益。中共自己必然知道,如果他們把「人民」的真實含義表明,就意味著讓人們知道他們的真實面目。所以「人民」長期生活在被他們渲染的歲月靜好的日子裏,幾乎不知道自己的政治義務。當中共需要「人民」為自己挺身而出的時候,「人民」是不知道自己的角色的。這個時候就必須動員起來「人民」參與到黨的戰爭或鬥爭中去。這樣的動員是有效的,在長期的洗腦下,在每個人的概念中黨國概念不分,自我利益和黨的利益不分。加上中共的威逼利誘和各種恐嚇脅迫配合著洗腦動員,「人民」要麽懷著熱忱投入到戰鬥中,要麽在逼迫下投入到戰鬥中,要麽在反抗中被消失。

理解了什麽是「人民」,以及中共與「人民的」關系,我們就不難理解什麽事人民戰爭。這個就是發動可利用的所有「人民」參與到中共的戰爭中。把「人民」化妝成國際社會普遍以為的平民,以此迷惑西方,牽製西方,利用西方法律對平民的保護來作為盾牌,與西方軍隊打仗,借此獲勝。

西方會詫異,為什麽中國人把自己當財產拿出來為中共直接使用。在他們的公民思維裏,個人財產不可侵犯的起碼的社會準則中,他們根本無法想像,在中共這個地方,人甚至連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他們連自己是一個基本人的資格都被剝奪了,取而代之的是淪為政治的工具,共黨利益的炮灰。

雖然「人民」這個組織龐大看似有力,但實際上「人民」本身就是中共最大的弱點。因為他們是寄生在「人民」身上的,「人民」也並非完全可控。如前文所說,向往自由是每個個體的天性。即便是強大的控製也不能做到所有的控製。大概在兩年前,中國人發出「躺平」的觀點時,中央電視臺出面反對。為什麽他們這麽害怕躺平,這意味著他們賴以寄生的「人民」拒絕成為「人民」。當丫丫先生發表的獨立宣言,一個人一張紙讓中共無比恐懼,因為每個人的獨立是瓦解中共最強大的利刃。沒有了「人民」,中共就沒有了賴以生存的基石。雖然中共嚴重滲透西方社會,但是西方的文明也在給那些被禁錮許久的靈魂們帶來了久違的甘露。覺醒與自由在一點點進入這個被紅色恐怖籠罩許久的大地。很多人面對中共強大的壓迫總說我能怎麽辦,我也沒有辦法呀。其實每個人從心裏拒絕做人民,就是強大的反抗。

我們需要讓西方社會知道什麽是「人民」,什麽是人民戰爭,我們也要讓西方知道,中國人骨子裏也有對自由的向往。中國人是被利用的強製劃入「人民」的範疇。我們要讓對中共對抗的西方社會知道,我們需要尋找方法,喚醒「人民」,讓「人民」回歸人本。

Comments
Powered by Waline v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