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制定的外交战略

Lyle Brady
2022年7月2日

周恩来制定的外交战略

周恩来制定的外交战略是如何引导中共的超限战争的?

想要清晰的了解中共在外交角度上是如何影响和迷惑民主国家,是如何通过迷惑民主国家从而进行共产主义势力在国际上的发展,最终发起了如今的超限战争,我们首先必须了解两个共产主义的核心特质。

1,共产主义的核心目的之一就是解放全人类。拿中国人都很熟悉的一句话说红旗插遍全球。毛泽东曾经说过,我们要把地球管起来。这个思想发展至今,其目的和含义没有丝毫变化,唯一区别是有了更新颖的语言,让人们普遍厌恶的传统共产主义思潮的信息在新时代下有了新的伪装。这便是近些年习近平所宣扬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2022年6月20日发表的《胸怀天下谋大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全球治理观深刻启迪世界》中所提到的“大同”,这一切都是共产主义要最终统治全球的表现 (人民网,2022)。

2,共产主义是一种非常极端的思想,是必须把所有人思想统一起来的一种意识形态。如果共产主义要统治全球,这意味著全球所有的人必须是拥护共产主义。那麽倡导个体独立精神自由的民主制度和共产主的义要求统一的理念是水火不容的。那麽为了让思想都统一到共产主义的阵营来,消灭和共产主义思想不一致的任何制度就是共产党必须做的事情。这就是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之一。如今的中共认为自己准备好向全球扩张,那麽他们将以同样的手段在全球去消灭非共产主义的一切思想。让共产主义思想称为全球唯一的意识形态。

既然我们知道共产主义要统治全球是他们长期以来的目的。我们就必须认识大西方国家的一个对中共的普遍错误认知,很多人误以为中共的共产主义扩张是近些年中共得到了发展后呈现的野心。然而事实上中共扩张全球的的野心是他们和共产国际一直以来的目的,从未改变。站在反抗共产主义的扩张的角度,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中共从建国初期就已经开始计画他们逐渐吞噬世界的计画。而作为西方民主国家的大多数政客,确天真的以为只要中国经济得到发展,人民接受了先进文明就会嚮往自由,其制度就可以变化。实际上中共利用了西方社会这个天真的期待,他们快速发展共产主义在国际上的势力和影响力,就在西方以为中国会走向民主的时候,中共以“和平”的方式向世界展开了超限误导战争,正式向全世界的民主制度发起了挑战!

本文就以中国共产党在外交层面上讨论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几十年如一日地通过外交发展自己的势力,我们如何从中共外交策略的制定上,贯穿中共的外交历史来看这个几十年的庞大计画是如何一点点实施的。本文的目的是希望西方民主社会的有识之士能够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中共的本来面目,抛弃以前对中共天真的幻想,用事实的角度认清中共的真实目的。

中共的斗争哲学

斗争哲学是共产主义的核心思想之一,他们以马克思的唯物辩证哲学和进化论为基础,把这世界上的人与事物以斗争的形式理解。在中共的行事处处离不开斗争,毛泽东的斗争哲学很大程度上收到了列宁的影响,其哲学思想是指导中共对内对外斗争的核心。要理解中共的外交政策,我们首先必须理解中共的斗争哲学的基本概念。

毛认为“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 ,这不仅仅是毛的哲学思想,更是他的世界观。“没有矛盾和斗争,就没有世界,就没有发展,就没有生命,就没有一切”(许玉杰,2018)。毛认为事物的运动有两种状态,即相对静止和显著变动。相对静止指的是事物出现统一,团结,联合,调和的状态。在显著变动中表现出来的是统一型态被分解,其联合团结的状态被破坏。毛认为相对静止的统一状态是暂时的。在事物显著变动中,处于矛盾对立之间的斗争才是绝对的。

同时毛认为矛盾与对立面有同一性,就是在斗争到来之前,矛盾和对立面是出在一个共体中,他们互有斗争,只要在快到爆炸时才变成外部衝突。对于斗争,同一性是非常重要的,互相依存,共处于一个共同体中”,并不等于矛盾双方处于团结或联合的关系,这种关係是斗争能够产生的必要条件。毛认为如没有佃农就没有地主,就不存在地主和佃农之间的斗争。再比如,国共合作,虽然最后合作破裂,但两党间至今有这错综複杂,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型态。这个型态才是斗争能发生的必要条件。如果两党彻底破裂,毫无任何关係,那就没有了同一性,就连斗争都不存在了。所以为了斗争,为了消灭自己的对立面,与被斗争的对象建立关係,维护自己与对立面的同一性格外重要(王若水,1998)。

斗争在外交层面的体现

在了解了中共的基本斗争哲学后,我们再看中共的外交政策就会非常清晰的理解到为何外交是为了斗争和消灭中共的对立面国家而服务的。

中共的外交发言中给人一种似是而非,要表明却又不说明的状态。中共的外交表达总是让外界难以看清他们到底想要做什麽。如果想系统性理解中共外交的思路,就必须了解周恩来的外交理念。作为中共外交奠基人,他在50年代就制定了中共外交斗争策略,知道中共的外交发展直至今日。

一,外交工作有两个方面,一面是联合,一面是斗争。

如上文所述,中共的思想总是围绕著斗争展开。周恩来是中共外交的奠基人,他在1949年就提到,外交层面也是要有斗争的。要联合起来和中共一起的国家斗争中共的敌人。在联合这个概念有两层含义。第一是联合如兄弟友谊的国家一起斗争。这些如兄弟友谊的国家主要是意识形态上与中共相符合,比如朝鲜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另外就是大量接受中共经济支援的第三世界国家,国家制度上偏向独裁的国家,比如巴基斯坦以及其很多非洲国家。最后就是美国的敌对国家,比如俄罗斯,伊朗等国家。联合的第二层意思就是与西方民主国家联合。这个联合并非国与国之间真正达成友谊关係,周恩来对这种联合明确指示,与帝国主义国家的联合是战术上的,临时的,战略上对帝国主义国家是反对的。更进一步说,周恩来指示外交部但是必须认清楚敌我关係,避免出现敌我不分的状况。朋友方面以国家分有两种:第一宗是基本的朋友,第二种是一时的朋友。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无论怎麽联合对中共来说其本质就是敌人(周恩来,1949)。

周恩来是一个非常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同时他也极其认真地贯彻毛泽东思想。在外交层面的斗争,我们可以看出来周对西方各国的联合是即是基于斗争的需要,也是对毛思想的实践。根据毛的斗争哲学,斗争能够产生的前提就是有临时的联合。如果与斗争的对象毫无任何联繫,那麽斗争的同一性就根本不存在,那麽斗争也无从谈起。所以,要斗争西方民主国家,那麽与其产生联繫是为了斗争的准备。在和西方国家建立外交上,周恩来在50年代可谓是精心佈局。在中共夺取政权后的短短几年就快速与世界多国建交。而且周恩来奔走于各种大型国际会议,让世界各国在50年代看到了一个友好的共产主义国家,对中共对印象大有改善(周恩来外交风云,1998)。

随著美国需要拉拢中共对付苏联,以及中共自身在国际上展示的良好形象,使得中国在过去的70年裡成为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与西方各个国家产生了极为错综複杂的关係。虽然看上去中国对世界各国都很友好,但我们必须知道中共的外交层面上要求必须敌友分明。“战术上要促使帝国主义死亡,就不能轻视它”(周恩来,1949)。简单的说,中共与西方各国建立各种交往时以将其斗争到底直至消灭为目的,在这个过程中一切友好往来都是为这个目的做的铺垫。而西方各国确更倾向于相信中共的表现出来的友好是真诚可信的,或者可以被利用的。甚至以为只要帮助中共建立起来经济,其制度就会从独裁走向民主。殊不知,中西方在交好时都做著同样的事情,但他们的目的确截然相反,一方为了消灭对方,而另一方确在真心扶持。这是多麽的讽刺!

为了能够达到与西方民主国家斗争到底直至其消灭,周恩来特别强调不能轻视敌人。周恩来说 “我们对帝国主义在全盘战略上应该藐视它,在具体战斗的战术上应该重视它”;“要促使帝国主义死亡,就不能轻视它(周恩来,1949)。实质上这是中共外交的策略,他们的行动并非广义上带有国际法律效益的行为和制裁,他们斗争西方敌对国家的方式是中共特有的方法,隐密,阴暗,难以察觉,破坏力极强。

那中共在战术层面上如何达成“重视它,促使帝国主义死亡”呢?周恩来对此的部署是对于具体斗争“必须用心组织,好好进行。这同打仗一样,我们稍不经心,就会打败仗”(周恩来,1949)。这裡的重点就是“用心组织”,也就是发挥列宁式组织的特点,在国际上大力发展共产主义组织,以渗透到世界各地,与西方民主国家做斗争,直至其灭亡。笔者认为,这个组织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海外特务的渗透;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的打造。

1,海外特务渗透与对西方的斗争:

说到斗争,很多人可能第一个想到的是倾向于暴力的场面,要麽是战争,要麽是像文革时批斗点样子。其实对敌国的斗争,在周恩来制定外交策略的时候就明确指出要非武力斗争,要以和平的形势斗争(周恩来,1950)。事实上也证明中共70多年来和西方国家的互动一直是非武的,中共一直在使用超限战的思路,以非武力的方式一步步削弱西方各国。虽然超限战的概念是2020年疫情爆发后被正式提出,但该思维早已深入中共外交逻辑70馀年。

首先中共对西方国家有长期且大量的特务渗透。该特务系统庞大而精密,并且盘踞于西方国家各个重要部门。在谈到对西方的特务渗透,我们必须要知道周不仅仅是中共外交奠基人,他也是中共特科奠基人。在中共夺取政权后,周一手发展外交,一手部署中央特科,为海外渗透做准备。在2022年1月,美国陆军预备役上校劳伦斯·塞林博士在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发现,中共早已渗透到美国的医疗研究系统。现在有直接证据表明,三十多年来,到美国的中国科学家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机构有组织的间谍计划。塞林博士提到一名在纽约血液中心工作的中共科学家姜世勃,他已经被确认为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的特工人员(Hoft, 2022)。塞林博士只是向公众告知了改革开放后至今30几年的中共特务对西方的渗透。而实际上中共对西方国家对渗透是远早于30年。中共的特务系统对特务任务的管理,以及他们潜藏的深浅程度和重要程度有这精密的编码(路德社,2022;Hoft, 2022)。比如塞林博士提到所有为中国国家安全机构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国科学家的特务代号都与珍贵宝石相关(Hoft, 2022)。另外由《路德社》根据情报爆出长期深潜的特务都与深海的珍贵贝类动物相关。比如在2022年1月路德社就公布了一个中共特务代号为鹦鹉螺的特工。此人华人在美第二代移民,大概于1968年出生,毕业于西点军校。现在在美国军方工作。他的父母都是中共特务,曾在五角大楼担任算机加密工程师。与鹦鹉螺直接联繫的人是一位女性,代号阳螺。除此之外,路德社还公开了2022年代表中国对参加冬奥会美籍华人谷爱玲,以及其母亲谷燕(特务代号蓝鸦)是如何为渗透美国为中共服务的。与鹦鹉螺一样,谷爱玲是出生在美国的二代华人(路德社,2022)。路德社于2022年5月31日公佈了在2022年4月份的一位来自华裔女士与路德的电话录音,该录音透露了关于工党领袖黄英贤(英语:Penny Wong)作为澳大利亚影子政府的一些秘密。黄英贤于1968年出生于马来西亚,现任澳大利亚外长工作,已在海外三代混血。她是中共在海外深潜的特工人员。其家族经历在海外三代的居住,Penny Wong的表面身分上看不出其与中共的直接联繫。这样的人物在获得海外高官身分后为中共工作。这样漫长而精心的佈局使得中共把澳大利亚总统作为自己的傀儡,由Penny Wong时刻幕后监视指挥著澳大利亚总统 (糯米糰,2022)。

中共经过漫长而精心的海外特务网络经营,终于在今天可以幕后指挥澳大利亚总统,在释放新冠病毒后基本掌控欧美病毒学界话语主导权,在病毒起源问题从2020至今(2022年7月)仍旧大面积掌握著话语权。我们要看到中共的斗争异常的狡猾,他们可以几十年默默部署这一切,用一种友好又难以被发现的形式,逐渐腐蚀西方社会。

在中美关係的蜜月期时,是中共为斗争消灭美国做的准备,在如今向世界释放病毒,开始公然谈论为“胸怀天下谋大同”是向世界发起的带有中国共产主义斗争特色的攻击。这种攻击的特徵极为隐密,以至于西方社会已经伤痕累累确难以发现。同时中共在与西方交好的几十年裡,向西方开放市场,以低廉的价格吸引西方社会的各种生产线。以至于让整个世界都在不同程度上依赖中国市场。这种依赖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非常有共产主义特色的斗争。在共产主义经济学的理念中有原始积累的一个概念。共产主义在经济和财富上的积累从来不是通过平等竞争的方式,而是通过削弱他人的独立能力从而进行类似于掠夺的方式来获得财富。在中共把自己庞大的市场开放给西方时,他们的真实目的并非只和西方做生意。中共是通过给出巨大的优惠,诱惑西方商业进驻中国市场,从此大量垄断多项生产链,尽可能削弱西方社会物资供给的独立性。无论是前苏联的统购统销,还是中共50年代进行的公私合营,还是中共以巨大的优惠吸引外资尽可能垄断生产链都是一脉相承的共产主义式的财富积累的方式。在共产主义的逻辑裡,一定是让自己获取财富方失去独立性,这样才能放开手掠夺,并且进行全方位的控制。显然中共不可能向控制自己的人民一样那麽轻易地控制整个西方社会,但经过70多年的苦心经营,他们对西方社会对渗透足以让今天中共至少在信心上认为他们可以消灭西方社会,并且让独裁成为世界的未来。

2,要让中共在国际上受观迎就必须要从形象让国际社会前有好的形象。这个也是周恩来在50年代的外交工作中部署的重要工作。在1954年4月的日内瓦会议,中共国第一次以国家形式参加国际会议。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还是主张要压制社会主义中国,让中共国通过和平的方式让中国演变。此次会议中,除了严肃的谈判,周恩来更是藉此机会向世界展现一个友好的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共代表团被认为是过于严肃后。周恩来在几天内让人赶至了浅色西装,整个团队以笑容可掬的形象出现。周还带去了彩色粤剧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并向外国人介绍这个就是中国的《罗密欧与茱丽叶》,周希望外国人瞭解中国人是重感情的,和平的民族,中国人不要和外界互相仇视。日内瓦会议上周称为了被关注的焦点之一,在周的努力之下,西方社会对中共国的好感度大大增加(周恩来外交风云,1998)。除此之外,周利用欧美国家之间的一些矛盾,在与英国外交家艾登的沟通中,周的快速和艾登建立的友好的关係并,并确立了中共与英国的外交往来(外会接触,1954)。在会议期间,周制定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该原则至今在国际上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周恩来外交风云,1998)。

通过一系列在国际社会上展示中共具有亲和力的一面,加上周个人的魅力与外交能力,在短短几年内,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就大为好转。在周为中共在国际上打下良好的形象基础后,中共一直延续著这条策略,通过利用中国传统的文化等手段,向全世界各国展示中共友善的一面。熊猫外交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例子。另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教授中文,弘扬传统文化,学术交流为由向世界各国高校建立的孔子学院。现在孔子学院因从事特务渗透,干涉他国学术自由等工作在全被大面积关闭。在此之后中共孔子学院改为汉语语言学习中心,依旧做著孔子学院所做的事情(易林,2022)。中共为了在国际上展示自己美好的形象所用手段举不胜举。事实证明中共此手段非常有效。然而我们必须要透过中共美化自己的手段看到其本质:这都是为了斗争西方社会必要手段。

通过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共从来没有打算和西方社会真正的合作成为朋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消灭西方,更进一步说消灭自由民主价值观。任何与西方交好无非是为最终消灭所做的铺垫。根据中共的斗争哲学,他们不担心制裁和任何约束他们的条款,他们害怕的是与西方脱钩。如毛的同一性所述,如果没了相互的联繫,那麽斗争也不复存在。如果我们看如今中共的作法,如周指导的,在战略上藐视帝国主义,在战术上要认真佈局。在国际上的交流,这个就解释了在外交层面上,我们经常看到中共对西方国家无比傲慢的态度,尤其是在外交发言上,他们对言语极具蔑视和侮辱性。这样的言语会让人误以为中共只是在口炮上争强,但缺乏实际行动。比如中共经常叫嚣要制裁,要报复等,但人们看到的经常是停留在发言层面似乎不曾有什麽真实的行动。实际上这是中共的战术策略,以一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方式,在不知不觉中以特务渗透,文化迷惑,市场诱惑等方式,在一种和平友好的气氛下,如滴水石川般渗透到西方社会,展开具有中共特色的国家间的斗争。在这样的佈局下,当西方政客还在在乎自己的利益名誉,当西方的商人还在算计自己的收益,当西方人民还难以理解中共的邪恶时,消灭西方的共产主义斗争的最后一搏已经开始了。

国家就是阶级斗争的武器

在深入理解中共的思维逻辑上,我们需要理解中共在外交角度是如何理解国家的。周恩来对此的解释是:“国家机器就是阶级斗争的武器”(周恩来,1949)。 在和中共对抗的过程中,如果不能理解国家是被当作武器来实现阶级斗争的,那麽在与中共的对抗中将不可避免的落于下风,甚至惨败。当西方民主国家还在在乎人民和士兵的生命时,在中共的人民战争中,每一个对于西方来说鲜活而珍贵的生命在中共手中就成了不值得珍惜的炮灰,为消灭西方的阶级斗争铺路。

如果国家时武器,这个武器应该被真怎麽用呢?

1,“国家这个统治武器,主要的是军队和监狱。这些东西表面看来同外交无多大关係实际上是外交的后盾。

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有今天的国际地位和国际金融影响力,与军队和监狱有这密切的关係。这裡所说的军队,并非指的作战部队的军队,它还包含了维稳部队,警察,武警等各种国家暴力机关。类似强迫劳动的集中营,强迫监狱的犯人在毫无人权的条件下工作以机器低廉的成本换取国际市场是中共一直以来的作法。尤其在习上台后,更加肆意破坏新疆人权,强迫新疆人劳动已经成为国际上的重要事件。如今的西方社会开始重视新疆问题,并开始制定各种法规禁止商家使用新疆棉。然而长期使用新疆产品且已经形成成熟的生产链和市价价格结构,并不是一纸法令就能快速改变的。另外,随著中国市场的对外开放,任何公司抵制新疆产品,都会遭受到中共在经济上和舆论上的打击。中共利用他们的舆论宣传能力和国际上的影响力,威逼利诱个大企业。西方社会不得不面对必须制裁中共和保证在华西方企业的起码经济利益,这使得对抗中共极为困难。周所打造的以军队和监狱为后盾的外交策略,使得进入中共的企业如陷泥潭,严重拖延了整个世界认清中共,并推翻中共的脚步。

2,搞关係,搞联合:国与国之间要合作,国家与各国人民之间也要合作。

中共想方设法与和自己价值观相似的国家以及贫困的国家紧密联合,以在国际上获得更多的支持。这种联合表面上看是价值观相同,实质上就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这种通过利益和资助方式获取国际上支持的策略是一以贯之且从不考虑百姓的利益与生死。比如在大饥荒时期,中共在粮食匮乏的情况下,仍旧向海外出口或无常资助大量粮食。比如中共在1960年无偿向几内亚援助大米一万吨,向阿尔巴尼小援助小麦一万五千吨等。1960年中共给古巴贷款6000万美元,周恩来还表示该贷款通过谈判可以不还 (罗雪辉,2008)。中共除了援助还大量出口粮食,以换取外汇增加军事工业生产。相比于1959年,1957年的粮食产量少了2500万吨,但粮食的出口却增加415.75万吨。飢荒最严重的时期是1960年,中共居然仍旧向海外出口粮食270多万吨,以及肉蛋奶类其他重要的副食品(中国莲实国际贸易和性质的历史分析,2007)。

西方国家不要指望中共没有良好的经济环境就做不成事情,也不要指望靠脱钩和制裁就能解决中共的问题。在中共的世界观裡,只要他们有足够的人为他们像奴隶一般地干活不计较得失和生死,中共仗著中国地大物博,总能创造出来足够的价值和很多国家搞好关係。中共统治至今最难的时候就是大跃进时代,国家极度贫困,飢荒导致3000万-7000万多死亡,中共不依旧可以用无偿支援他国的外交方式建立国际影响力麽?当一个政党把国家作为武器的时候,其人民的生死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其中,只要他们的政府可以依附在人民身上作为一个国家存在,并能够在国际上达到他们需要的目的就可以了。

当代这样的现象也是举不胜举。被中国人广为知晓的就是中共对非洲国家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各种援助的金钱是不可计量的。除了大量的金钱直接流入这些国家,中共还开放自己的大学校园以重金吸引非中国国籍的海外留学生。中共国本国的优秀学生等不到资助,但海外留学生可以拿著高额奖学金。中共不但付出大量的金钱,甚至要求学生的女同学成为这些学生的学伴。在2019年爆出的山东大学为留学生提供女学生伴读,从新闻中看的出这些伴读主要是给非洲国家以及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提供。表面上是帮助这些留学生学习和适应环境,实质上就是给他们被配一位女性同学,成为可以与她们发生性行为的伴侣(佩弦教育,2019; 李纳德,2019)。很多这些学生在中国获得学历后回到自己的国家,从事各项工作,他们在中国读书的经历就为他们打造了和中国之间的关係。中共利用这样的方法逐步渗透到这些国家各个领域和行业。中共在联合拉拢各个国家的计画上是非常有耐心的,他们除了国际上通用的外交手段,中共是可以通过几十年的时间逐渐培养各种关係,从一个国家的内部个人层面上逐渐渗透。我们必须要清醒的认识到,中国对各个国家的拉拢,绝对不仅停留在国家的层面上,他们会利用国家的力量,通过大面积的拉拢个人,花时间长期培养与各个国家人民之间的关係,以此来推动他们的共产主义全球扩张的目的。

本文主要从大概念上阐述中共的基本外交逻辑和共产主义在国际上的基本目的。文章并没有花足够笔墨对于他们所做的具体事情有详细的分析。笔者认为,认清中共扩张全球的野心必须要了解其外交逻辑。以此为大方向,针对中共在国际上做的各种事情加以细緻剖析将会更加深刻地瞭解中共最真实的邪恶面目。比如说我们应该细緻地分析中共搞一带一路建设的共产主义动机到底是什麽,他们到底是如何获得大笔金钱,并用这些金钱拉拢和贿赂一带一路国家。笔者呼吁更多的人参与到细緻剖析中共对外扩张到分析上,推动全球进一步认识真实中共的步伐。

笔者:冯时

参考文献

Hoft, J. (2022). LAWRENCE SELLIN: China’s Scientific Spies Operating in the U.S. Have Chinese State Security Code Names – Why is US Allowing This? Gateway Pundit.open in new window

李纳德(2019).山东大学帮留学生搵伴读,传25女陪一男,参与者:饭局后有人堕胎。香港01open in new window

路德社(2022年1月24日).【中共深墙内幕S1E17】塞林上校发文章验证中共特务代号意味着什么?open in new window

罗雪挥(2008). 三年饥荒时期中国援外百亿,赠几万吨粮食open in new window

佩弦教育(2019).跪久了站不起来?山东大学的伴读,加深留学生对中国语言文化理解open in new window

人民网(2022)。胸怀天下谋大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全球治理观深刻启迪世界open in new window

糯米糰(2022). 4月8日录音 中共派人希望通过路德先生 劝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克制open in new window

外会接触(1954). 周恩来与英国外交大臣接触事件致毛泽东等的电报open in new window

王若水(1998). 辩证法和毛泽东的“斗争哲学”open in new window

许玉杰 (2018). 谈谈毛主席的斗争哲学open in new window

易林(2022年6月). 改头换面的孔子学院,无处不在的中国威胁?open in new window

周恩来(1949). 新中国的外交. 《周恩来外交文选》. 中华人们共和国中央文献研究室。4页

周恩来(1950). 中苏缔约后的国际形势和外交工作。《周恩来外交文选》。中华人们共和国中央文献研究室.14-15页

中国粮食国际贸易和性质的历史分析(2007).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 [2007-11-25].

Comments
Powered by Waline v2.6.0